体育新闻

李白不愧为名动京城的天才,一支生花妙笔,绽放旷世才

发布日期:2020-08-22 04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”清、真之气,飘溢于太白诗中,成就了全方位的辉煌:音韵、句式、物象、意境、内涵,纵横开阖,异彩纷呈。 复古中有创新,恢弘中见深情。

羁旅感怀、宫苑游春、山中对酌、寻道参禅,少年侠士行,海客随白鸥。 “欲上青天揽明月”,“闲与仙人扫落花”,大气磅礴、飘逸出尘。 奔放如江海的自由精神,以及出神入化的艺术功力,无人能及。

俯瞰天下

公元737年,开元二十五年春,李白于安陆闲居,写下骈文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:

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……”

天与地,好似万物的客舍,而百代便是岁月的过客。 浮生如梦,能有多少欢乐呢?

清初学者过珙认为,此篇二句是“天仙化人语”,另一位清代学者李扶九对此诗评论为:“尺幅中具有排山倒海之势。短文之妙,无逾此篇。”

李白诗文,以气取胜。 寥寥数语,即呈现开阔、宏大的景象,迸射吞吐山河、囊括一切的气量。 天、地、江、河,每每在诗中流转、奔腾,与作者的激情交织,令文字具足动感和生机。 范传正在《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》中有评:“受五行之刚气,叔夜心高;挺三蜀之雄才,相如文逸。瑰奇宏廓,拔俗无类。”

诗仙写景,往往以居高临下的视角俯瞰一切,似乎超然独立于高山大川之外,山、海、风、云、月,尽收眼底。

黄河的滔滔巨浪,恰似李白的凌云壮志,一发而不可收??“黄河落天走东海,万里写入胸怀间。”(《赠裴十四》)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(《将进酒》)此种笔法十分罕见,读来令人耳目一新、 荡气回肠,丝毫不觉突兀。

再看几例:“明月出天山,苍茫云海间。长风几万里,吹度玉门关。”(《关山月》)“登高望四海,天地何漫漫!”(《古风》其三十九)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口捣衣声。”(《子夜吴歌》 )“春风卷入碧云去,千门万户皆春声。”(《 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》)

南宋诗论家严羽评曰:“盖他人作诗用笔想,太白但用胸口一喷即是,此其所长。”(《沧浪诗话》)

《春夜宴桃李园图》,取材于李白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(别名《春夜宴桃李园序》),清冷枚绘,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。 (公有领域)